失控的矿工车

     

昨日,有伤者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所乘车辆经改装,事发矿井下井路无减速带,车辆失控后惯性大,最终发生事故。

文4294字,阅读约需8.5分钟 

▲2月24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东侧山坡上停放一辆改装的运送矿工的车辆,矿上共有两辆运送矿工车辆,出事故的是另一辆同款改装东风。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2月23日上午8时20分左右,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通勤车,往井下运送工人,车辆失控,撞向辅助斜坡巷道,造成重大运输安全事故()。昨日凌晨,锡林郭勒盟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当天又有一名伤者去世,目前事故已造成21人死亡,29名受伤者正在全力救治。

昨日,有伤者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所乘车辆经改装,事发矿井下井路无减速带,车辆失控后惯性大,最终发生事故。有知情者表示,改装的事故车辆不符合国家安监局要求,银漫矿业事发前曾有意更换通勤车,但最终未更换。

━━━━━

事故调查“不放过任何环节和细节”

锡林郭勒盟委副书记、盟长霍照良在昨日凌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2月23日上午8时20分左右,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通勤车,往井下运送工人,车辆失控,撞向辅助斜坡巷道,造成重大运输安全事故。截至目前,事故已造成21人死亡,其中新增1人于当天凌晨3时19分去世,29名受伤者正在全力救治。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事故现场清理工作基本完成。

霍照良介绍,当地成立了以盟委书记为总指挥的事故应急处置指挥部,下设医疗救治、善后处置、舆论引导、安全保卫4个工作组正在按照职责分工开展工作。此外还安排对每一位遇难者家属,建立了一对一沟通工作小组,疏导情绪,安抚家属。将及时向家属通报有关情况,与家属真诚沟通,妥善处置。

据介绍,内蒙古自治区已成立由常务副主席任组长的“2·23”事故调查组,着手全力开展事故调查,并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和责任,不放过任何一个环节、任何一个细节,彻查有关方面的责任。根据事故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向社会及时公布调查结果。

━━━━━

国家医疗专家组赴内蒙古救治伤员

“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伤员救治工作。”霍照良说,目前所有受伤人员,已在锡盟医院和锡盟蒙医医院安排救治。两家接诊医院迅速启动重大事故灾难紧急医疗救援应急预案,调集最好的专家开展会诊和救治,对每一位伤员逐一制订治疗方案,实行一名伤员一医一护精准治疗,同时安排心理医生对伤员进行心理疏导,并及时与内蒙古医院开通远程会诊。自治区派驻的第一批专家组,已于23日19时30分抵达,并开展相应的工作;第二批专家组昨日早晨也已到位。

▲锡林郭勒蒙医医院,接受治疗的伤者。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新京报记者昨日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获悉,内蒙古矿企事故发生后,由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骨科、普通外科和北京安定医院心理干预4名专家组成的国家医疗专家组,已于事发当天赶赴内蒙古。目前有29名事故伤员在锡盟医院、锡盟蒙医医院住院治疗。

事故发生后,锡盟卫生健康部门立即启动卫生应急响应,集中锡盟医院、锡盟蒙医医院医疗资源,全力以赴救治伤员。内蒙古自治区卫生健康委负责同志带领自治区医疗专家组迅速赶到当地,对危重伤员逐一进行会诊,加强救治。

━━━━━

事故致用血量大增 民众排队献血

“呼吁广大爱心人士抓紧行动起来,捐献可以再生的血液,挽救不可重来的生命。”昨日,锡林郭勒盟中心血站通过官方微信发布的消息称,因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运送人员车辆在往井下运送工人过程中发生事故,用血量大增,目前库存已低于血站警戒线,尤其是A型血缺口较大。锡盟中心血站为保障病人手术和救治中有足够的急救用血,呼吁公众献血。

▲2月24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心血站,市民为事故伤者献血。图/视觉中国

昨日上午10时许,新京报记者从血站获悉,目前许多民众至血站排队献血,“现在还有人,挺多的,如果现在过来需要排队”。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血量供应暂可满足用血需求,“具体要看过了今天晚上情况怎么样”。

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A型血缺口较大,民众献血时,需携带身份证或献血证,前往锡盟中心血站或位于锡盟医院急诊东100米处的爱心献血屋献血。献血时间截至当日18时止。

━━━━━

涉事矿业公司银多金属储量居首

新京报记者查阅西乌旗人民政府官网发现,内蒙古银漫矿业日采矿5000吨,系国内有史以来储量最大的银多金属矿。西乌旗人民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8月,西乌旗经济和信息化局曾公开发布消息,始建于2005年的银漫矿业,自2007年12月至今聘请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六地质大队做地质勘查,累计探矿投入达5.15亿元。该矿区是我国有史以来地质探矿投入最多、勘查成果最高、储量最大的银多金属矿。矿区地质资源量丰富,矿石中除含有银外,还含有10多种金属,包括锌、镉、铅、铟、铜、锡、锑等。

消息显示,银漫矿业一期投资10.89亿元人民币,实施年采选165万吨(5000吨/日)铜铅锡银锌多金属共生矿石建设项目。二期计划投资10亿元人民币,选场扩建为10000吨/日。

银漫矿业为上市公司内蒙古兴业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据兴业矿业公告显示:从白银储量看,银漫矿业为国内最大单体银矿,年采选白银210吨,按照当前的开采能力可以运行超过30年,是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重要支撑。

━━━━━

通勤车大巴改装 下井路无减速带

昨日上午10时,锡林郭勒蒙医医院内,有事故伤者的家属正在ICU病房外等候消息。该医院副院长朝鲁介绍,该院共收治三名病人。目前,两人位于ICU病房,病情较为严重。一人位于骨科病房,情况平稳。

矿工张某的家属告诉新京报记者,张某到此工作不到十天。据了解,23日下午,张某还处于清醒状态,晚间病情突然恶化,被送至ICU病房。

家属介绍,23日8时开始上班后,司机已先送一车人下到井口,张某为第二批下矿人员,所乘的通勤车上有50人左右。“车是一辆大巴车改装的,车内两边焊了几条钢凳。在下矿的路上,有人在车内站着,有人在车内坐着。”据该名家属介绍,最多时,车内可挤70多人。

昨天上午11时,新京报记者在锡林郭勒盟医院看到,多名家属等候在ICU病房门外。据了解,这家医院ICU病房内共有7人在就诊,剩余人员均已转入普通病房。

在骨一科病房内接受治疗的左强(化名)被诊断为盆骨骨裂、小腿骨折,胸部也遭受挤压。左强称,自己在事发矿区工作两年多,负责在井下拉矿,事发时他也坐上了那辆通勤车。

左强介绍,下井路是一条坡度约8度、长约几百米的下坡路。每隔150米,就有一个车辆错车场,空间可供对向行驶的车辆错开。而每隔20米,也有一个较小空间可供人躲避过往车辆,但“并无减速带”。

左强回忆,事发时,通勤车开出不到半小时。车上左侧、右侧是钢铁焊成的长凳,还有后排座位,其坐在后方靠左位置。他说,开车途中有人在车上坐着、蹲着,也有人站着,没有扶手。“我来这里两年了,一直都是这个(通勤车)司机开这一辆车,买的应该是报废的车辆。”

▲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大门,该公司从事发当日起已经停业。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因担心影响司机在驾驶中后视镜视线受影响,他们坐在车内,都没有开矿灯。具有多年驾驶经验的左强回忆,他突然听到车辆发出挂不上挡的声音,此后,感觉车辆行驶速度越来越快。

左强意识到“车辆可能出了状况”。他看到,司机身旁有地方已经开始冒烟。随后,他被后边的人向前撞,尽管自己用力拽了一下后边的钢凳,还是被撞到前边。

左强回忆,在撞上前方的隧道前,司机曾试图将车辆贴近左侧隧道壁,增大摩擦降速,不料车辆却直接撞上前方隧道。事发后,车内一片漆黑,所有人被挤在一起。“在前面的人有的直接飞了出去。我身后有一个人压到了我的脚,我使劲把脚挪出。”

根据目击者说法,事发后三分钟左右,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司机所在的驾驶室被撞扁。后来,消防人员救援时切割车辆,才将司机救出。

━━━━━

事故现场被封锁 涉事企业已停产

银漫矿业公司位于锡林郭勒盟西乌旗307省道附近。公司附近几乎均为草场。新京报记者昨日下午在现场看到,该公司坐落于两个低矮的山包之间,南侧平坦部分是厂房区,建有多栋白色楼房,建筑以北,则是大面积的石材原料堆放区域。

此次事发的隧道入口,位于公司西北侧约三公里处。一条弯曲的沙石山路,连接着公司和隧道入口。据附近牧民介绍,每天早上,通勤大巴车会将公司工作人员从厂房区拉到隧道入口处。天黑后,再将人拉回厂房区。“我看见过好几次,里边挤满人,车也没有牌照。”

▲2月24日,内蒙古西乌旗银漫矿业公司,西北方向约三公里处的事发井口,现场已经拉起警戒线,入口处停放一辆黑色特警车辆。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事发隧道口由彩钢板搭建,高约三米,宽约四米。进入隧道口后,拱顶倾斜,向下通入山里。事故发生后,隧道口周围拉起警戒线禁止通行,且有特警值守。

银漫矿业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3日事发后,公司就已停产,记者从西乌旗政府宣传部门一位负责人处证实了此消息。该负责人还称,银漫矿业公司的有关责任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昨天下午5时,新京报记者在银漫矿业公司外东侧山坡下发现一辆十分老旧,并未悬挂牌照的绿色大巴车,与事故大巴车十分相似。该车为东风超龙系列。车辆宽约三米,长约十米,有六颗轮胎。车身整体为绿色的迷彩样式,车顶上有置物的铁架,车门处有编号160。尽管车身的绿色字样被有意涂改,但仍不难看出下边是“武警森林”四个大字。

▲银漫矿业公司附近停放着一辆经改装的运送矿工的车辆,与事故通勤车同款。

车内除后大座的五个座位外,其余座位均被拆空,左右两侧各固定着一条金属框架的长凳,从车头延伸到车尾,中间则是一块空地。整个车内都无扶手,这与多名伤者对事发车辆的描述相吻合。车玻璃上并无任何关于年检的标志,车辆原本的尾灯、转向灯全部坏掉,被电线绑上的两个小灯悬挂在外侧。

据附近牧民证实,这车辆为银漫矿业公司所属。一名仍在住院的伤者在看到照片后也表示,公司有两辆几乎一样的通勤车,其中一辆即为事发车辆,另一辆就是这辆车。“都是改装了的报废车”。

━━━━━

知情人:事故车辆不符合安监要求

有事故伤者称,发生事故的通勤车曾被改装。昨日,山东一家工程机械公司负责人刘立民向新京报记者介绍,银漫矿业设备部的工作人员曾与其联系,想更换通勤车,可能是企业需要走申报、招标等流程,截至事故发生前,未进行更换。目前事故车辆系中巴车改装,使用的是干式制动器,不符合国家安监局要求。

新京报记者查阅发现,2015年2月,国家安监局发布的《关于发布金属非金属矿山禁止使用的设备及工艺目录(第二批)的通知》中提到:专门用于运输人员、炸药、油料的无轨胶轮车使用的干式制动器,自文件发布之日起一年后禁用,采用内置封闭式湿式制动器。

禁止原因系:干式制动器,是在干摩擦条件下的制动器。在不同类型路面行驶时变化较大,特别是在地下矿山斜坡道持续上下坡时,制动器磨损严重,造成制动力稳定性差。干式制动器的开放式结构导致泥沙、碎石易进入,造成制动失效,可靠性较低,易引发运输安全事故。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规定,生产经营单位使用的危险物品的容器、运输工具,以及涉及人身安全、危险性较大的海洋石油开采特种设备和矿山井下特种设备,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由专业生产单位生产,并经具有专业资质的检测、检验机构检测、检验合格,取得安全使用证或者安全标志,方可投入使用。检测、检验机构对检测、检验结果负责。

据刘立民介绍,目前仍有不少矿企使用越野车、吉普车、依维柯等车辆送工人下井,而这些常见的路面车辆,使用的均是干式制动器,改装后下井存在安全隐患。

昨晚,记者就此咨询西乌旗安监局,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他们不了解情况,领导均在银漫矿区,暂时联系不到。

━━━━━

应急管理部:涉事企业存在多处严重违法违规行为

据央视新闻今日凌晨消息,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西乌旗2·23事故发生后,应急管理部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对事故原因展开核查,24号下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独家采访了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基础司司长裴文田,裴文田就事故初步暴露出的安全问题进行了披露。

事故发生后,应急管理部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奔赴事故现场,对事发现场进行勘察,同时也听取了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情况介绍,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工作组认为涉事企业存在多处严重违法违规行为。

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基础司司长 裴文田:第一个方面从设备角度来看,企业应该说通过网络从市场上非法购买人员运输的车辆,这个车辆没有取得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志,也没有经过有关方面经过检测检验就擅自投入使用。从车辆荷载来看应该是不超过30人,企业实际在现场承载了50人,严重超员。与此同时,企业还擅自违反安全设施设计规定,将措施斜坡道运用于人员运输使用。在管理上,该企业也存在严重的以包带管行为,将安全责任转嫁给承包单位。

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基础司司长 裴文田:在安全生产监督检查过程中,发现了问题以后,并没有说组织各方面进行整改,而是任由施工单位进行整改,整改与否也没有进行跟踪。

核查中,工作组还发现该企业严重违反了停产复工要求。在春节前期,企业向有关部门报告不停产,而事实上企业在1月15号就进行了停产,春节过后从2月13号又擅自进行了复工,导致大量人员下井,发生这次重大的人员伤亡事故。

应急管理部安全生产基础司司长裴文田:政府有关部门对企业安全生产存在的问题监管不到位,特别是对春节、节后停产复工缺乏有针对性的监督检查。

裴文田表示,下一步应急管理部将认真总结这次事故的教训,推动各方面采取有针对的措施切实防范同类事故的发生。(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