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匠·夜读】天道酬勤,每一份付出都会得到回报

   

新起点 | 新征程 | 新高度 

古语云:“天道酬勤”

毕昇,他是我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活字印刷术的发明者,引领了印刷术和传播业的根本变革。

他却毫无保留地把自已的发明介绍给师弟们。他先将细腻的胶泥制成小型方块,一个个刻上凸面反手字,用火烧硬,按照韵母分别放在木格子里。然后毕昇在一块铁板上铺上粘合剂(松香、蜡和纸灰),按照字句段落将一个个字印依次排放,再在四周围上铁框,用火加热。待粘合剂稍微冷却时,用平板把版面压平,完全冷却后就可以印了。印完后,把印版用火一烘,粘合剂熔化,拆下一个个活字,留着下次排版再用。

师弟们禁不住啧啧赞叹。一位小师弟说:“《大藏经》5000多卷,雕了13万块木板,一座大厦都装不下,花了多少年心血!如果用师兄的办法,几个月就能完成。师兄,你是怎么想出这么巧妙的办法的?”

“是我的两个儿子教我的!”毕昇说。“你儿子?怎么可能呢?他们只会过家家”“你说对了! 就靠这过家家。” 毕昇笑着说,“去年清明前,我带着妻儿回乡祭祖。有一天,两个儿子玩过家家,用泥做成了锅、碗、桌椅、猪、人,随心所欲地排来排去。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当时我就想,我何不也来玩过家家: 用泥刻成单字印章,不就可以随意排列,排成文章吗?哈哈! 这不是儿子教我的吗?”

试想,毕昇如果不是时时刻刻都把心思放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能从小孩子“过家家”中得到启发,发明活字印刷术吗?

天道酬勤,不是那种投机取巧的糊弄,而是这种聚精会种的嵌入;不是那种自吹自擂的浮漂,而是这种精益求精的渗透;不是那种一知半解的附和,而是这种一心一意的深沉;不是那种走马观花的丢弃,而是这种坚持到底的稳重。

天道酬勤,就是要身在工作第一现场。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就永远没有机遇和灵感的光顾;如果没有用心痴情的钻研,就永远没有技艺和能力的垂青;如果没有果敢艰辛的付出,就永远没有鲜花和硕果的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