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不搬!武钢会撤出武汉?你怎么看?

         

近期宝山月浦规划出炉 

对于宝武集团的另一个基地

武钢会不会搬离武汉

大家怎么看?

观点一:

武钢撤出武汉显然是不可能的。作为生活在武汉十几年的市民,我摸良心说一句公道话。在二十年前武钢给武汉经济发展作出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至今为止武汉还没有本土企业能够并肩武钢当年的辉煌。

确实,现在武钢不仅面临产能过剩整体淘汰风险,而且随着武汉其它科技行业崛起,武钢再也不是武汉经济发展的唯一支柱,现在已经逐渐边缘化甚至说变成鸡肋。尽管如此,我觉得武钢搬离武汉可能性还是不大,最好的结果就是让出土地资源,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另外应将青山整体发展重心转移到滨江商务区,毕竟青山滨江商务区与长江新城隔江相望,与东湖绿心也属唇齿相依的关系。

至于武钢为何会被淘汰,我觉得最关键有两点原因。第一、在国内市场影响下,钢材产量过剩,导致绝大部分钢铁厂收益不佳。第二、武汉即不沿海,也没有本地铁矿资源,无法和沿海钢厂或者鞍钢这类建在矿区边的钢厂竞争。

现在武钢想恢复昔日荣光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要想在短时间内搬出武汉,我觉得也是不太现实,毕竟青山还有好几万人靠武钢吃饭。不过话又说回来,武钢虽为武汉整体经济发展作出不少的贡献,但社会发展就是优胜劣汰,现在的武钢俨然已经成为武汉发展的鸡肋,至少青山区就是很好的证明。

在武汉中心城区中,目前青山经济垫底,甚至还不如新洲、黄陂等远城区。至于未来我觉得武钢或者说青山发展出路有两条。第一、武钢淘汰大部分低端生产线,另外还要加强与东风合作。第二、其实第二点就是建立在第一点第一条之上,只要青山有一定土地资源和排放指标,以后经济重返巅峰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观点二:

武钢搬迁离开武汉,势在必然。

钢铁,纺织,化工等行业作为重化工产业,随着城市化发现展,必然会发生梯度转移。一是搬到三四线城市,二是搬迁到中西部,三是转移到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2016年宝钢和武钢合并后,58岁的武钢成为宝武集团央企子公司。

钢铁企业随着城市化进程,逐渐从郊区变成城区,又成为城中心,工业化功能演变为综合服务功能,所以大型钢厂搬迁在很多城市都逐渐被提上日程。

北京首钢的搬迁,在2008年奥运会的促进下,加快了步伐,随后几年逐渐搬迁到唐山市,一部分功能搬迁到曹妃甸新港。

济南钢铁,青岛钢铁,在2010年后纷纷搬迁到了日照港,董家口港,除了腾笼换鸟置换土地,也向临港工业发展。其实武钢的产能最近几年也有所削弱,除了硅钢片和型钢,钢材质量和国内大多数钢铁企业一样,靠数量而没有质量优势,有传言武钢大部分或全部搬迁到鄂州等地,剩余小部分功能搬迁只是时间问题。

山东钢铁(济钢,莱钢)在2010面年对口支援喀什的时候,在喀什地区周边县布局了一个钢铁企业。这就是剃度转移的一种形式。武钢未来的发展,也会是这样子,无论是鄂州还是西部,或者非洲,产业转移是全世界范围之内的大趋势。山东钢铁莱芜钢铁集团在喀什建厂,而济钢搬迁以后,将建设济钢遗址公园。

近十年以来,在华投资的很多跨国公司纷纷搬迁东南亚,南亚,劳动力成本是一方面,环境污染更是压力山大。另外,城市区域地皮越来越值钱,也是钢铁企业不得不搬迁的重要因素。从规划的角度,打哪儿指哪儿,也是企业无厘头搬迁的因素。钢厂改造,不是没有先例——日本“巧虎之父”福武总一郎,在濑户内海的三个小岛,直岛,丰岛,犬岛,经过20多年的打造,把直岛从以前三菱重工一个倒关闭的钢铁厂,改造成了世界七大艺术旅游地之一,每三年一届的大地艺术节,在七月底八月初举办,已经闻名世界。

这也是产业升级,新旧动能转换比较成功的案例。济南,武汉,甚至东北鞍山,大庆,都可以借鉴。文化产业将是未来的朝阳产业。

观点三:

武钢本部厂区已经搬迁所剩无几了,中低端产品搬迁去鄂州、钢结构深加工去双柳,本部就剩余一些精炼产品和桥梁塔吊钢构加工。

整个三环南岸片区的规划几经修改延宕,从北湖新城概念、环保科技产业园概念、再到基建设备工业园概念、大光谷概念,一直没确定。合并产能,供给侧改革把市属最大的利税大户给改没了,近八万人买断工龄推向市场,剩余数万人还要分流一万。陈一新曾经有过设想,在长江新城形成初步规模后,将三环外江南片石化、电厂搬迁土地修复后,一并纳入申报长江新区。为此,曾向省里寻求协助,进京协调武钢本部和石化、电厂土地权属变更指标。

说到近年市内的工业污染,武钢是声名在外替电厂和石化背了锅。武汉市也是够憋屈了,守着江南数十平方公里的黄金宝地,却像捧着烫手的钻石碗。*书记,副省级的市委书记对党派来的其他干部也许机遇大于挑战。但是作为忠实执行国家意志的武钢末任董事长,武汉市委书记就是一座近乎九十度险峰了。湖北省、武汉市上下、近十万失业的前武钢集团员工均会用放大镜关注着。

如您有钢铁行业重磅干货,请尽快联系我们!

暗号:爱拼才会赢

嘀e拼

中小微企业全端供应链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专注于拓展五金材料领域的垂直服务供应链

为大宗商品新零售领域创造全新供应链服务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