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似曾相识的感想

G先生昨天给我讲朱熹。

他知道我在做公号,建议我写写朱熹。

我没有说话。好愁的。因为对朱熹知之甚少。嗯,还被G先生嘲笑。内心表示不服气!

朱熹啊,程朱理学的大家。实在不敢轻易揣测。

所以呢,今天的文章是之前的一篇文章。

今天出去走在街道上,让我想起以前那种感觉,就直接把它发出来了。纯文字,没有图片。

在中国所谓现代的工厂里,看似坚不可摧的板房禁锢了多少人的热血?机器的轰鸣声碾碎了多少人的梦?

这里的几乎每一个人,就像是压型板机器上的彩涂卷,在被塑形之前翻滚着做最后的咆哮挣扎,可最后依然不得不臣服于机器的巨大淫威,不得不变成了机器他们想要他成为的样子,有的还能在塑形以后落地之时发出最后一声嘶吼,绝唱不休,形虽灭骨犹在。可更多的落地之时发出的是被打磨后的沉闷的哀叹。

想想大多数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这样轰鸣的时代里,最可怕的不是爆发也不是沉默,而是习惯。习惯了这日复一日的被塑造,面对所有的似乎是千篇一律的重复都习以为常,直至变得麻木不仁,甚至成为与生俱来。人,本不该如此。

机器把钢材塑造成机器们想要的样子,可曾问过他们是否愿意?面对被大批量制作的成品,我低低的颔首,手轻轻摩挲过表面的纹路,想触摸并且倾听他们最原始的呓语。可我接触到的只有无尽的寒凉,锋利且刺骨。

也许真正应该被怜悯的并不是身灭神在的那些原始,而是被无情夹击的辩不出本来面目的最初。以手轻覆其表,已经感受不到最初的温度,宁静,死灰般的宁静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微澜俱无,只有可怕的宁静似乎在虚空里飘荡,无始无终。

还有一捆捆被绑缚的本来,他们在剪板机的魔力下摇身一变,变成了千姿百态的 折弯件。他们被捆绑被束缚,也许他们曾经挣扎着不愿意被同化,可最后依然逃不过那个叫宿命的东西。

这一幕幕的诡谲, 又何尝不是人生?

你欠下的一切,总是一定要还的。人这一生,要活着便已经耗费了大半力气,又何谈悲喜?越来越懂得,人所谓的悲欢离合,是最没有意义的东西,因为这些除了你自己没人在乎,可这些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益处。

心情,小人物的心情又算得了什么呢?在你看来得山呼海啸不过是旁人眼里的云淡风轻。也许这就是人,努力活着,无关乎结局,只关乎命运。

文章完

附赠

〔图很美,题首诗吧〕

题图

绿树萋萋柳弄波,黄鹂百啭唱轻歌。

莫愁心底寻无句,处处春痕流韵多。

慕白三石 95后双子座一枚,职场新生小白一枚。现居”瑶台仙境“烟台。平时喜欢交友,旅游,摄影,爱好读书,写文字。”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略懂,无一精通。每天不定时更文,如果觉得公号有价值,欢迎推荐给其他朋友!